以反納粹之名行納粹之實的馬英九支持者(上)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11-07-21

Nazi-Hitler-Obsession-1

兩週前,一位具名為崔承蕙的網路訪客到我的網站留言如下:

真想看看你這個腦袋有問題...

眼睛被拿蛤仔肉葛到...

智商過於低的人...

我並不認識這個人,甚至遍搜整個網路社交圈,也沒有誰認識這個人。

再加上留言者只留下沒頭沒腦、毫無前後文的攻擊字句,完全沒有半點事實陳述,所以,根本猜不透如是留言究竟所為何來。

就常人的標準而言,我的腦袋、眼睛跟智商與他人相較都沒有什麼太大異狀。再進一步推論,倘若真是腦有病變、眼有殘疾、智能不足,留言者還會選擇以這樣的字眼留言嗎?

留言者罵人的功力雖然差了點,但,我終究還是察覺出那一坨辭不達意的字句想表達的,不過就是:我無論如何就是滿腔怒火要罵你。

但,這人為了什麼這樣氣急敗壞要特地跑來具名留言罵我呢?

我不知道。也只好想辦法找到這個人來問了。

由於對方是以Facebook帳號登入留言,所以,看到留言的隔天,我先到Facebook丟了訊息過去:

您好,冒昧請教您為什麼在jas9.com留下這樣的訊息:
"真想看看你這個腦袋有問題...
眼睛被拿蛤仔肉葛到...
智商過於低的人..."

從對方的公開塗鴉牆來看,在我發訊之後,留言者曾多次在Facebook登入與人互動,但,卻始終對我的詢問毫無回應。

在網路上,這樣的行為其實是頗無禮的舉動。

我確認了對方的敵意,但,覺得在把事情弄清楚之前,還是只能以禮待之、好言就教。在期待得到對方清楚明確回應,並且也不致讓其他網路訪客或親友納悶的前提下,我在對方無禮的留言下作了簡單回應:

我完全不知道這位施主是誰,納悶之餘也丟了訊息去問。但​,沒有任何回應。無論如何,只能說:表達你的嫌惡並不會​改變你所嫌惡對象的什麼,但,素昧平生的其他所有人,卻​也只能憑藉你這一席言論來評斷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然而,一個週休假日過去了,對方依然沒有回應。

於是,縱使覺得冒昧,最後還是無計可施地寫了封email給對方:

崔承蕙 小姐您好:

冒昧請教您為什麼在2011年7月7日 21:13到我的個人網站jas9.com留下這樣的訊息:

"真想看看你這個腦袋有問題...
眼睛被拿蛤仔肉葛到...
智商過於低的人..."

由於您是以Facebook帳號登入留言,所以我在隔日也藉由Facebook的訊息系統發訊給您。
不過,您始終沒有回應。
因為有網友詢問是怎麼回事,所以我也在您的留言下作了簡單回應。

沒有人是絕對客觀的,但,我確實相信在理想網路世界,每一個片面的主觀,都可以藉由彼此引用互動而趨於客觀。

希望您所回應我所提出的問題。

謝謝。

Jas

結果,我從Gmail的即時通訊欄發現留言者在這段時間內多次登入上線,確認對方已經收到這封信,但,這封信還是石沈大海。

有鑑於完全不認識這個人,我開始推測對方可能因為我在網路上曾經發表過的言論而深感憤怒。這對一個早就知道很容易得罪他人的部落格而言,確實是極可能會發生的事。

音訊全無地又過了整整一週之後,我決定趁對方登入Gmail上線時,直接丟訊息過去。

剛開始,對方似乎有意裝作沒看到,甚至多次立即離線。直到我無耐談到倘若始終無法得到回應,只能依例行事向Facebook提報這則留言。

「go ahead 倒是看你用那個圖案是誰會先被停權」留言者終於首次回應了。

但,我還是整個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究竟是什麼圖案?甚至向Facebook提報留言這件事,了不起是收掉那則留言,也跟停不停權無關啊。

「什麼樣的圖案,可以麻煩您具體說明清楚嗎?」我問,但,接著又是全無回應的沈默。

環顧我整個部落格版面,發現堪稱爭議的,大概就是「他是共犯 / StickerAction」這個串聯貼紙。

對方指的圖案,就是這個東西嗎?

我立刻又客氣地寫了email去向對方請教,結果,還是沒有回應。我開始覺得:搞不好根本是場烏龍,從頭到尾都是對方認錯人了。

隔天,我就在Gmail的即時通訊直接提問:

「就我個人的觀點,其實是你無禮在先,只因為不明事由,所以究竟還是以禮待之,數次好言就教於你,卻始終沒有合乎善意所求的回應。」

「我沒辦法百分之百說是你認錯人了,但,如果你堅信你的指控無誤,請你舉證。」

我: 如果你堅信你的指控無誤,請你舉證。

崔承蕙: 納粹圖案就是不能用 舉什麼證??

我: 「納粹圖案就是不能用?」

崔承蕙: 需要舉什麼證?? 廢話 你去聯合國舉證可以用

我: 這只是你的信仰,難道要為了回教徒去禁制所有基督教的象徵嗎?

……

我: 你只是為了你個人的堅定信仰就要去否定所有其他人的言論自由?誰賦予你這麼大的權力?

……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