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找沒當過兵的設計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12-11-01

Enlistment Standards

曾聽一位設計前輩這樣說過:「我不找沒當過兵的設計(Designer)。」

回想起來,那是很久以前,參加某場Adobe舉辦的產品活動,偶遇到一位說話很妙的設計同行--設計本科畢業,但在正式從事設計工作之前,先去當了幾年志願役職業軍人。

「我不找沒當過兵的設計。」這位說話很妙的設計同行在活動席間休息時如是說道。但,一再強調志願役的經歷跟他「不找沒當過兵的設計」的原則無關。他說他之所以簽志願役去當職業軍人純粹只是為了存錢,從軍這件事他始終沒有太大好感。

當然,他「不找沒當過兵的設計」的說法有個但書,就是說女生當然例外。

換句話說,在用人的標準取捨上,在相同專業能力條件下,說話很妙的設計同行會選擇:

  1. 能力條件合格的女設計師
  2. 以及當過兵的男設計師

而能力條件合格但沒當過兵的男設計則會被斷然捨棄。

聽起來,這只是一種出自個人主觀的偏見(為什麼偏偏對男性設限?)。但,說話很妙的設計同行反倒認為:沒當過兵的男設計才容易出自個人主觀,凡事懷持偏見。而凡事懷持偏見,對設計這個行業來說,則是莫大的致命傷。

「為什麼?」

「因為沒當過兵的人都浮浮的。」

「浮浮的?」

「對,他們沒有被逼到極限的親身體驗,沒有被迫放下自尊……」

「那……女生呢?」

「女生在職場上本來就跟男生不一樣……」

至於,怎麼個不一樣,這位設計前輩舉了一個辦公室倒茶的例子,他說:曾有一次客戶來訪,位階較低的客戶成員一進會議室就為了拍高層馬屁,主動向他們工作室裡的一位女設計師要求倒水,而直接跳過打算等客戶都就座才去倒水的男助理。

我不確定他說得對或錯,在從前偶遇那個時候,我還只是入行兩三年的新手,而對方則是擁有一家設計工作室的前輩。

別人的徵人條件,我自然無從置喙。不過,當兵這件事,究竟跟夠不夠格當設計有什麼關係?我忍不住鑽進自身經歷試圖去翻找答案。

翻找這個問題答案的作法很簡單,試想:如果當初我不當兵;跟現在當過兵並從事設計工作,這兩者會有什麼樣的差別呢?

這樣的問題,有時讓我想起老柯。

如果我不曾當兵,就不可能認識老柯。

老柯是我服役單位的駕駛兵,剛下部隊時我叫他學長,幾個月後我升士官他改叫我班長。

老柯其實年紀小,我大學畢業入伍已經二十好幾,老柯還只是申請提前入伍剛成年滿十八歲的小伙子。不過,煙酒檳榔吃喝嫖賭樣樣都來的老柯,從各方面觀察都很難相信他才十幾歲。

下部隊之前,我從來不曾遇過像老柯這樣的人。當然,老柯也不曾遇過像我這樣的人。

我後來體悟當兵這件事有一個很難被取代的點,就是它打破了社會階層,亂數一般把不同背景、不同生活環境的台灣人湊到一個小圈圈去過長期共處的集體生活。

這個世界上,存在許多跟我們自己很不一樣的人,他們跟我們一樣努力追求更好的生活,貌似天南地北的我們其實存在諸多交集,只是這一切並非光憑想像就能真切體會瞭解。

有時候,你得真正遇到那樣的人,完全不預設立場地聽他說完自己的故事,陳述他所處的環境、條件以及生活背景,你才有機會更精準調校對這個世界某些部份的認知。

有時候,人們非常確定某些事,純粹只因為他們看得還不夠多。所以,無論刻意與否,保留不確定的空間,未必是件壞事。

設計工作所倚仗的創意,經常需要無窮盡的素材和養料。該怎麼找到足夠的創意素材和養料呢?凡事多一些包容,或許派得上用場。

細究創意流程,其實就是對「我知道」作「我或許只是自以為我知道」式的反省,以追求「真相原來如此」的詮釋。

從這樣的觀點來看,「不找沒當過兵的設計」其實不是結論,而是思索歷程的開端。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