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服不了別人;改變不了世界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8-17

有時候,無奈地覺得人的力量真是非常微薄,說服不了別人,也改變不了世界。

 日子一天天過,我從不怎麼傷天害理;偶爾也試著幫誰一點小忙,但那畢竟又改善了什麼。

 今早一則善心人士的匿名留言:

Atropine(阿托品,顛茄素,就是絕地任務裡面泥可拉司凱吉插入心臟的那個)並不是巴拉刈的解毒劑,那是防止心臟衰竭的緊急措施,可是巴拉刈是一種強氧化劑,容易累積在肺部,造成肺泡細胞過氧化而壞死,同時引發類似發炎的反應(這就是為什麼會吐血),而且洗腎並不容易洗出來,最糟糕的是對肺部的損傷是不可逆的,愈後(幾乎沒有痊癒的例子)也非常糟糕 所以這種除草藥物是必須被管制,而且較低毒性的取代用藥也不是沒有...
提醒了我,曾在今年四月寫過請讓巴拉刈在台灣消失這樣的文章,Sabrina的信所給予的震撼至今歷歷,然而類似不可挽回的悲劇事件依然持續在這塊土地上一再重現。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的新聞稿裡說明了政府之所以未禁用的原因為:

防檢局指出,巴拉刈為非選擇性接觸型除草劑,價格便宜,對環境生態衝擊小,可快速清除蔬菜田、果園及荒廢地雜草,未觸及該藥劑的作物則不受影響,因此,世界先進國家仍普遍核准農民使用,但其缺點為無解毒劑,誤用或自殺中毒死亡率高,因此被列為劇毒農藥管理。目前雖已有吸附劑-陶土(Fuller’s earth),可服用減緩其毒害,但如未即時服用,效果有限。目前與巴拉刈作用相似的除草劑,因仍在專利期內,售價比巴拉刈高出約4倍,若立即禁用巴拉刈,將大幅增加農民經營成本。「嘉磷塞異丙胺鹽」為非選擇性系統型除草劑,近幾年來在防治田間雜草有取代巴拉刈的趨勢,但因作物可能經土壤吸收藥劑而死亡,且雜草已對該藥劑陸續產生抗性,不宜重複單一使用此藥劑。因此,防檢局目前採行各項措施管理巴拉刈之販售與使用,以降低其風險,而未貿然予以禁用。

 同時也提出目前可行的解決方案:

為提高巴拉刈的使用安全,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與製造業者合作研發巴拉刈的安全劑型,已開發出水溶性粒劑,正積極評估其安全性及有效性,期能儘速推廣農民使用。此外,防檢局亦已責成目前巴拉刈主要原體供應廠商於本年6月底前提出安全劑型(例如含矽藻膠之溶液劑型)之登記申請。於安全劑型未核准前,將要求業者隨產品提供陶土吸附劑,俾於誤飲或不當使用時即時服用,以減輕其毒害。倘上述措施仍無法降低該藥劑之誤用或不當使用案例時,將擇期召開公聽會,彙集各方意見,審慎評估禁用該藥劑之可行性。

 然而,倘若那些措施已經改善了什麼,何以悲劇事件依然層出不窮呢?我雖然覺得滿心認定關懷親友就能免於毒害(如巴拉刈這種不可逆劇毒)是在掩耳盜鈴,但愈是細究似乎只是徒增「說服不了別人;改變不了世界」之嘆。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