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民黨全權制霸之前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03-20

taiwan 2008 03 22

幾天前,讀這篇《給支持馬英九的朋友們》,但非常懷疑支持馬英九的朋友們,有任何可能會接受,並從文章裡的觀點,來看待他們所支持的一切。

幾乎每一次選舉,我們都很容易觀察到「敵我分明,只要立場相同就是自己人,然後,寬以律己,嚴以待人」的扭曲價值觀,並且,如此荒謬的扭曲價值觀反覆被用來衡量一切。

如果你恰巧是馬英九的支持者,那九局上已經遙遙領先,但懷著莫名恐懼,生怕被逆轉的一方。那麼,或許,我得再澄清得更明白些,這裡所談的,單純只是從文章裡的觀點、角度,即使一次也好地,重新來瞭解你們所已經支持的一切,僅此而已,絲毫沒有說服你不繼續去支持馬英九的意思。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懷疑,舉個近例來說:事實顯示,似乎只要議論立場同樣支持馬英九的TVBS,其支持者就會說他們被抹紅了。但,我不知道那是否意味著:

  1. 支持馬英九的朋友們認同TVBS對央視官方說法與觀點的照單全收?
  2. 支持馬英九的朋友們認同中國官方指控,向來奉行和平解決西藏問題,且在198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達賴喇嘛,其實是賓拉登之流?
  3. 支持馬英九的朋友們同意TVBS以暴民滋事西藏事件定調?

還是說,支持馬英九的朋友們,其實只是取其同樣支持馬英九的立場,而迴避、閃躲新聞媒體應當追求真相、勇於求證的理想值。

在台灣,幾乎每一次選舉,我們都很容易觀察到「敵我分明,只要立場相同就是自己人,然後,寬以律己,嚴以待人」的扭曲價值觀,並且,如此荒謬的扭曲價值觀反覆被用來衡量一切。

然而,我們畢竟無論如何,無論身處何時何地,都得正視並追究確實已經發生過的真相,否則就只是但求苟且地活在迴避、閃躲的虛妄裡,以為不看、不聽、不察覺、不思考、不懷疑、不議論,美好和諧的寶島台灣就會翩然降臨。

地球上任何一個人,如果不能有尊嚴地活,那麼,作為哪一國人,又有什麼分別?

就好像談西藏,談人權。有些人總會說:「台灣人哪有那麼關心西藏。」或「西藏問題之複雜根本不是台灣人一時半刻所能瞭解」

是沒錯,台灣人甚至在事實上也不是那麼瞭解台灣問題之複雜,更何況西藏?同時,許多台灣人確實向來都不關心中國統治下的西藏有沒有人權?能不能憑藉自由意志來決定自己的宗教信仰與政治託付?可不可以藉由公民投票來向中國人民、中國統治階層甚至國際來發聲?

但,如果僅僅因為這樣,就輕易選擇不看、不聽、不察覺、不思考、不懷疑、不議論,那畢竟是不對的。我們確實管不了中國西藏那麼多,也不需要把中國西藏台灣混在一起談,然而,明辨是非善惡的心,難道不是人皆有之嗎?地球上任何一個人,如果不能有尊嚴地活,那麼,作為哪一國人,又有什麼分別?

如果中國人的和平前提,始終是一個既有中國政權的框架優先於基本人權,並且為了維繫這個框架,是不惜犧牲任何人的人權,甚至不惜發起付諸玉石俱焚的一戰。那樣蠻橫的霸權,是值得去附和?值得去呼應?並且,附和霸權、與之立場相同的同路人,竟是值得無條件去支持的嗎?

我始終無法理解,無法以文明具體說服人的人、事、物,只憑一味迴避閃躲,為什麼會廣受支持。

我們眼前所享有的生活,原本也是那被國民黨人殘殺早夭,那年歲與我們相彷的雙胞胎姊妹所理當享有的。

就我這個世代的宜蘭人而言,如今三十多歲,或許結婚生子,為了求學、工作而離鄉背井的宜蘭人,讀《給支持馬英九的朋友們》這篇文章所勾起的,是已淡出台灣政治舞台的林義雄,以及幾十年來始終遮掩的林宅血案

我這個世代的宜蘭人,在那個國民黨全權制霸的時代,從小學、國中到高中,近乎歇斯底里地,同時從媒體、校園、師長、親友、耳語與黨外競選文宣小報……獲知各種彼此相互歧異的矛盾說法,並藉以窺視血案真相。然而,即便是我這個世代的宜蘭人,在明哲保身的成長氛圍、歷程裡,也都曾經閃躲或迴避血案所彰顯、明擺在眼前的事實與啟示。但,即使不看、不聽、不察覺、不思考、不懷疑、不議論,這些消極作為,依然掩蓋不住事實真相不時衝擊著我們的那股震撼:我們眼前所享有的生活,原本也是那被國民黨人殘殺早夭,那年歲與我們相彷的雙胞胎姊妹所理當享有的。

同為宜蘭人的Adrian,在讀過《給支持馬英九的朋友們》一文後,也寫了一篇感言

想想,台灣人或許也應該把奐均一家人放在心裡,如果我們目前做的一切,能夠問心無愧的站在林家人面前,那麼我們才算是做的夠好了吧?

我們是威權時代的倖存者,台灣民主的見證者與實踐者,在國民黨全權制霸之前,但願我們問心無愧,做得夠好。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