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2-22

chance

我曾在2007年,尚且擔任前一家公司的設計部門主管時,寫過一篇叫作《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的主試人員面試感言。

在那之後,一年多後的今天,我讀到了一位當時的應試者在這篇文章底下的留言

我猜想,人生是棋局而非賭局的道理,對照文章與留言來看,實在是再應驗不過了。

我曾經「貶抑他人」?曾經「不願給人機會」嗎?這樣的問題,顯然不是主觀認定就能獲得確切答案的。但,我確實衷心希望我能遠離那一切,永遠不再會有淪為現實勢利公司文化與價值代理人的經歷。

我很清楚記得這位表現積極幹練、應對有條有理的應試者,感謝她願意與當日識見窄狹的主試人員分享個人關於設計工作的學習歷程與觀點,同時也恭喜她的努力終獲應得的回報。

然後,很無可避免地,我又要再談一次《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這篇文章。

本質上,那單純只是一篇即時的經驗實錄。極盡可能剴切地記錄下:台灣的高等教育開始有了設計專業課程後,經由這樣的教育體系人才培育,設計職場依然找不到適任設計人才的窘境。然而,或許因為我經常是個想太多的人,寫不成類似《看履歷看到哭笑不得》這種風趣以對境界的文章,充其量,只能作作無謂沈重的慨嘆。

我記得是在震撼於設計學界與業界整個脫節之餘,以《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這篇文章記錄下主觀沈重的慨嘆。

但,一年多後的今天,再次回想當初書寫這些記錄文字時,由於受限於當時的任職身份,諸多客觀事實其實並不方便揭露,譬如說:

  1. 當初公司徵設計的設想是:以便宜的薪資,找懂CSS的設計科系應屆畢業生進來當專案設計,專門只做性質單純的F2Blog模版Template
  2. 那一波徵人面試,所有應試者都答不出那份試卷的問題。
  3. 因為找不到懂CSS的設計科系應屆畢業生,所以改採替代方案:找兩位學習意願強,也願意接受便宜薪資的設計科系應屆畢業生,給一個月的時間學習製作模版,若能上手就留下,若不能就重新再徵人。

也因此,那樣的記錄本身,確實很難提供我自己之外的他者,來作為足夠全面而客觀的解讀。

也因此,sadhappy,即那位前來留言的往日應試者,並不知道作成最終徵人錄取標準的轉折,更不知道即使當時錄取,日後或許也未必能夠獲得應有的賞識與重用。

sadhappy在留言裡提出一個關鍵的質疑:「這業界是否有給我們一點機會呢???」

事實上,對於實作經驗可能不足的新手設計,機會在設計業界始終是存在的。

特別在我的第一、二份工作,幾乎九成以上面試錄用的都是毫無設計實作經驗的職場新人。

以這樣的事實來看,與其說新手設計在設計業界缺乏機會,倒不如說純粹是個別公司文化與價值評斷的結果。

一如我在《台灣是一座設計血汗工廠》的開頭寫到「設計這一行的普遍被低估,由來已久」。

設計人,無論新手、老鳥,必須要認清的事實是:並不是所有公司都願意培養設計人才;也並不是所有公司都把設計視為人才。

對於那些視設計為一種錦上添花設置的公司,設計當然是一種付出代價就要即刻滿足他們需求與欲望的機制。就像sadhappy來面試時,我所任職的那家公司高階主管就曾再三強調:「我們不是設計公司,不需要像設計公司那樣培養設計人才。」、「這家公司其實只要有我跟工程部門主管就夠了。」

在我寫《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這篇文章之前,我從沒想過學院派(校園)與實務派(職場)的落差會產生在實作能力上。我總以為學院與實務之間的衝突會發生在商業妥協與設計理想的實現上,就像我曾經花七個小時的澈夜長談,近乎偏執地要弄清楚一位受挫的新手設計同事為何要選擇以離職收場那樣。

然而,sadhappy的留言,讓我驚覺,即便有過《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那樣的學院與實務落差,延長戰線來看,衝突依然是發生在商業妥協與設計理想的實現上。

數不清我曾經面試過多少滿腔熱血、抱著自我實現期許前來應徵設計的應試者,或許因為這樣,也或許因為我從來不是足夠專業的設計主管,所以,從來不曾喜歡「去面試他人」這件事,特別是有可能被解讀為「貶抑他人」與「不願給人機會」這一點。

我曾經「貶抑他人」?曾經「不願給人機會」嗎?這樣的問題,顯然不是主觀認定就能獲得確切答案的。但,我確實衷心希望我能遠離那一切,永遠不再會有淪為現實勢利公司文化與價值代理人的經歷。

Plurk上的延伸對話: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