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2008 設計工作年終對話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02-04

即將被鼠年春節給終結掉的這個工作年度,2007年,幾乎是我十一、二年設計工作生涯裡最糟糕的一年。工作拖累且耽誤了生活品質提昇的可能,也磨耗了職場成長的機會與可資運用的資源。

為什麼會這樣,工作年終某天無意間談起時,忍不住與人如此對話起來。

「結果你工作換了沒?」對方試問。

「沒有。」我無奈答道。「工作真的不好找啊。」

「是哦,你是說很好的工作不好找吧。」對方訕訕然揣測道。接著又問:「不是說條件整個很差,幹嘛不早走?」

「嗯……」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細節上的繁複瑣碎,經常不是三言兩語能下斷論,並且,人生又不像在演電影,一個鏡頭說待不下去,下個鏡頭馬上接上另一個工作場景。

「喂,你該不會還在第一階段吧?」對方突然像想起什麼那樣質問。

「什麼第一階段?」我完全不解地反問。

對方似乎很滿意這種出乎意料的反應,頗得意地微笑著說:「還在XX的時候,前幾年你不是都任勞任怨,跟日本阿信一樣嗎?」

「哦」隨口應了一聲。階段原來指的是這個,但,弄清對方語意之後,反而陷入一陣沈思,一面忖度,一面試著這樣解釋:「第一年……2006的時候,算是這樣沒錯。不過,現在不像以前就住公司附近,通勤的話,有很多時間來想這些事,所以,算是早就醒悟過了。如果真的有這個階段的話……」

回想2006年初,我剛換現在這份工作時,除了本職的設計工作之外,對公司軟性要求的專案企劃、產品測試、課程與值班客服一律來者不拒。從他者的角度來看,大概會覺得或許是所謂的第一階段,所以真是任勞任怨在做。然而,撇開外界觀察不談,那狀似阿信認命把一件件工作當使命來完成的內涵,其實倒不是把自己當職場菜鳥或對公司忠心耿耿的小奴工,只是想盡全力來配合測試公司機器的極限,或者簡單地說:到底能在這家公司做到什麼程度的成果

「是哦。」對方沈默一陣後,不意出聲打破我的沈思。

「怎樣?」感覺有點接不上語境,於是試著反問對方一聲。

「沒啊。」對方刻意嘆了一聲,然後搖著頭說:「沒想到才一年就進入第二階段,我本來還以為你換這工作還不錯。」

「什麼第二階段?」我直覺反問,同時也苦笑回道:「我也以為還不錯啊。」

當然,在遭遇諸多職場現實之前,我們多得是過於美好、一廂情願的期待,直到言論自由被匿名打壓;直到追求專業的為所應為備受排擠,然後,類似這些不正當的事,最後都不了了之,最後才醒悟:得利的永遠是企業主,而責任則永遠得由不被善待的員工來扛

正這麼考慮著職場現實時,對方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隔了幾秒我才恍悟,大概是聽我問到第二階段,所以忍不住笑出聲。果然,對方斂起笑容後,依然抑制不住笑意,樂不可支地說道:「你的第二階段就整個反轉第一階段啊。」

我實在很想學孟子講幾句「予不得已也」,不過,那樣的話,難免容易被直接歸類為孟子一般的好辯之徒。當然,我完全無能於長袖善舞、詭辯之道,無能於指鹿為馬、把黑的說成白的本事,就算勉強要說長道短,也完全得憑事實才有辦法鋪述。淪落為工作職場上挑三挑四論缺失不足之徒,事實上真是不得已。

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有一個企業環境,能讓自己的員工都在工作的第一階段安身立命當阿信,根本不會有人想去當第二階段的孟子,也不會有任何事實好讓人拿來挑剔說嘴,不是嗎?

我遇過很多次公司老闆或主管,一遇到頭腦清楚的Designer,就想叫他轉職或兼職做企劃,想了一下整個2007工作年度,語重心長地向對方說了句結語,以結束這場年終對話:「設計本來就是職場上的弱勢,特別在不重視設計專業的公司。」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